今日推荐:《面纱》

发布时间:2021-09-10

基本信息


面纱》由约翰·卡兰执导的爱情片,改编于索默斯特·毛姆的小说《面纱》,罗恩·内斯万尼尔担任编剧,娜奥米·沃茨爱德华·诺顿列维·施瑞博尔黄秋生夏雨等联袂出演。影片于2006年12月29日在中国内地上映。

该片讲述了20年代伦敦,一心只求挤身上流社会的虚荣女子吉蒂,甘愿选择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下嫁医生沃特,婚后随夫移居上海,然而难耐寂寞,旋即搭上英国外交官背夫偷情。面对不忠妻子,沃特毅然决定举家前往霍乱肆虐的农乡行医,作为对她的最大惩罚。浮世纷扰,每天与死亡和绝望擦身而过,夫妻俩却发现了另一片天地,在遥远的异乡第一次走近对方 



剧情简介

伦敦姑娘吉蒂(娜奥米·沃茨饰),为了逃离20年代伦敦浮华空虚的社交圈,也为了防止自己变成一位老姑娘,吉蒂接受了沉默寡言的医生沃特·费恩(爱德华·诺顿饰)的求婚。一起来到上海后,沃特迅速投入到细菌学研究。孤独的吉蒂和迷人的已婚男子查理·唐森(列维·施瑞博尔饰)发生了婚外情。沃特发现这一切时,他悔恨交加。心有不甘的他为了报复,也为了重振自己的生活,决心孤注一掷。
于是沃特带着吉蒂远走霍乱肆虐的偏远城镇,协助当地控制疫区的疫情。吉蒂则在一家修道院做义工,她逐渐找回了生活的勇气和意义。沃特和吉蒂终于可以相互敞开心扉,但就在他俩日渐亲密的同时,沃特却染上了霍乱。沃特的生死决定了他们刚刚迸发出来的激情能否转化为永恒的爱情

幕后制作

幕后班底
导演约翰·卡兰是好莱坞导演。他的短片《锈迹斑斑》在世界众多电影节中参加展映,在1997年法国克莱蒙费朗短片节荣获探索奖,在1997年国际短片节获最佳短片奖。其1998年拍摄的影片《赞美》在多伦多国际影展等国际影展中荣获大奖。
影片的摄影师斯图尔特·瑞伯(《BJ单身日记》、《欲望都市》)1994年拍摄《钢琴课》获得奥斯卡奖提名,而其担任摄影指导的《我父亲的小屋》赢得了上海电影节的最佳摄影奖。
美工屠居华作品有《相伴永远》、《荆轲刺秦王》等。另外《面纱》中华丽的服饰由多次获奖的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鲁斯·麦尔斯(《生命的证据》、《洛城机密》、《艾玛》)所设计
古董服装
影片以上个世纪20年代为故事背景,在服装的选择上特别考究,剧组请到精通英式服装的设计师鲁斯·麦尔斯亲自操刀,她为女主角剪裁的十几套各式各样的旧款英国女装。这些衣服在人们眼中可能平淡无奇,但实际上件件都是有将近百年历史的老古董,是设计师从英国找来很多80年前的衣服,然后根据女主角的身材重新制作 
中方演员学英语
制作方坦言选择黄秋生和夏雨加盟这部影片不仅是看中演技,还考虑剧中大量的英文台词。这几位中方演员在影片中都有不少英文对白,但是他们的角色本身又是中国人,所以英语不能讲得太好。黄秋生是从一开始就确定的角色,而夏雨则是用英语直接和导演聊过之后,被当场选中的。
拍摄地点
影片《面纱》应该是长久以来第一部在中国拍摄的关于中国的西方电影。剧组在10天时间内,剧组工作人员行程8000多公里,力求找到依山傍水的古老村镇,而且还要靠近现代化设施,以为演职人员和制片公司提供方便。最终广西成为最佳地点。
起初制片方曾打算在广西的山谷中建造影片中的梅潭府,但巨大的工作量让所有人都望而生畏。后来几经搜寻终于发现了黄姚古镇。黄姚位于广西昭平县,具有上千年历史,素有“梦境家园”之称,是中国四大古镇之一。除了在黄姚古镇拍摄之外,还来到了拥有2100多年历史的刘三姐的故乡广西宜州取景,宜州下枧河、大水车、祥贝等景区美丽的自然风光深深吸引了剧组的心

影片评论

正面评价

影片的魅力不仅源于两位主人公的故事,还与古老文明的动荡背景密不可分。(《芝加哥太阳时报》评)
这部历史上第三次搬上大银幕的《面纱》把毛姆教育女性的原著小说改编成了一个精致的浪漫故事。(《纽约时报》评)
虽然以娜奥米·沃茨为首的演员阵容奉献了精彩的表演,但《面纱》依然散发出一种优雅的冷酷。影片对毛姆1925年描写中国的小说进行了一次明信片式的改编。(《纽约邮报》评)
《面纱》提升了毛姆原著小说的境界,把拘谨的高尚转化成了真诚的激情。(《乡音》评)
诺顿与沃茨的表演是第一流的,施鲁伯和托比·琼斯等其他演员的表演也很出色。(《今日美国》评)
《面纱》讲述了一个令人难忘的故事,同时继承了以往那些伟大影片的优良制作传统,影片取得的成就必将载入影史。(《纽约观察家》评)
《面纱》亲密且充满力量地讲述了一个永恒的爱情故事。无论如何都被影片所感动。(《滚石》评)
机智的剧本,演员们扎实的表演以及极具吸引力的实地拍摄都不足以使《面纱》成为一部引人注目的经典文学现代改编片。(《综艺》评)
《面纱》提升了毛姆原著小说的境界,把拘谨的高尚转化成了真诚的激情。(《洛杉矶周报》评)
一部纯粹的成人电影,极具张力地表现了人物艰苦的心路历程。(《洛杉矶每日新闻》评)
导演库兰拍摄了一部全面成功的影片,《面纱》不仅把我们带进了两位主角的个人世界中,并且抓住了一个古老文明努力在进行现代转型时期的动荡瞬间。(《芝加哥太阳报》评

负面评价

影片的结果有点脱离现实的奇怪感。(《华盛顿邮报》评)